法制網首頁>>
法學>>
如何讓向未成年人禁售煙酒的法規“不再沉睡”?
發布時間:2020-01-03 10:45 星期五
來源:中國青年報

謝洋 黃小燕

盡管我國未成年人保護法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都明確規定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煙酒,但在現實生活中,超市、酒吧、娛樂場所、外賣平臺甚至自動售貨機向未成年人售賣煙酒的情況卻比比皆是。 

“禁止向未成年人售酒,美國執行得非常嚴格?!睆V東省律師協會未成年人保護專業委員會主任鄭子殷還記得,他30多歲時去美國旅行,想進入一家酒吧消費,商家將他攔在門外,非常認真地要求他出示護照,嚴格核對年齡后才讓他進入?!皬倪@件事上,我至少看出來兩點:一是商家的確覺得未成年人需要保護;二是如果商家不查證,一旦有未成年人進去消費被發現,商家會面臨高昂的處罰,違法的成本非常高”。 

那么是否可以借鑒美國的做法呢?廣西師范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劉訓智認為,中美有著不同的制度和文化,這些差異導致兩國在酒類管理方面有不同做法。美國曾經很長一段時間禁止銷售酒類,解禁后也制定了較為嚴格的監管措施,但我國幾乎沒有禁酒的傳統。從商家的角度來說,在法律沒有作強制性規定的情況下,他們沒有義務審查購買者的年齡。某些商家為了獲取利益,會鉆法律的空子向未成年人銷售煙酒。 

在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苑寧寧看來,雖然我國法律一直都有禁止向未成年人銷售煙酒的規定,但這些法規條文未能落到實處,依然處于“沉睡狀態”。其背后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整個社會對于未成年人保護以及未成年人抽煙喝酒等行為的危害性認識不足。 

前不久,本報刊發《未成年人泡酒吧誰來管》一文,反映廣西柳州市某些酒吧、娛樂場所向未成年人銷售酒類產品等違法違規問題。一位家長發現16歲的兒子屢屢和一群同齡人到酒吧飲酒至深夜后,求助當地的公安、文化、市場監管部門,但這些部門都回應說,此事不屬自身職責范圍。 

“從這個案例中,我們能看到政府的相關職能部門,對其到底應當承擔哪些未成年人保護職責并不清楚?!痹穼帉幷f,“由于社會對未成年人的保護意識不強,即使法律作出規定,相關政府職能部門也未能充分認識到這就是他們的職責?!?nbsp;

鄭子殷表示,向未成年人禁售煙酒涉及的面比較廣,有些涉及預防未成年人的違法犯罪,有些涉及市場監管的問題,還有的涉及未成年人被侵害的保護問題,這就容易出現“九龍治水”的情況——不知道到底歸誰管。 

“從預防的角度來講,教育、政法、市場監管等各個部門都有責任?!编嵶右笳f。例如,酒吧銷售酒水給未成年人,屬于市場監督管理局的管理范圍,其他部門應該配合。學校要做好教育,公安部門要配合抽查和處罰?!耙驗槭袌霰O督管理局管得了企業,但管不了未成年人。公安部門發現未成年人的不良行為,可以對其進行訓誡。所以這不是某一個部門可以完成的事兒,肯定是一個部門牽頭,其他部門配合,齊抓共管才能起到效果”。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主任佟麗華一直呼吁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煙酒。在2006年修訂未成年人保護法時,他的這一呼吁被寫入法律。 

我國現行的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三十七條規定,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煙酒,經營者應當在顯著位置設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煙酒的標志;對難以判明是否已成年的,應當要求其出示身份證件。第六十七條規定,向未成年人出售煙酒,或者沒有在顯著位置設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煙酒標志的,由主管部門責令改正,依法給予行政處罰。 

但佟麗華認為,由于向未成年人禁售煙酒的規定過于籠統,尤其是關于罰則的部分不夠具體,相關規定在現實中很難操作?!皩τ谶`反規定的行為,按照法律規定,由主管部門責令改正,依法給予行政處罰,那么主管部門是誰?依照哪部法律進行處罰?這些都沒有規定,也就解決不了問題”。 

2019年10月以來,未成年人保護法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訂草案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第一百二十六條規定,向未成年人出售煙酒,或者未在顯著位置設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煙酒標志的,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給予警告,責令限期改正,可以并處五萬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或者拒不改正、多次違反的,責令停產停業,吊銷營業執照,可以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款。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訂草案)第二十四條也首次將吸煙、飲酒列為不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成長,不予干預會日益嚴重的“不良行為”,并規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學校發現后,應當制止,加強管教。 

在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苑寧寧看來,這些修訂后的法規,對于向未成年人禁售煙酒無疑會產生積極的影響。他認為,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中的相關內容明確了責任人,制定了嚴厲的處罰措施,“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保護未成年人的法律終于長出了‘牙齒’,具備一定的強制力和威懾力”。 

但苑寧寧同時也表示,法律條文真正得以落實執行,重在各方充分理解其背后傳達的理念?!爸贫l文的目的不是讓市場監督部門實施處罰行為,而是要提醒相關企業商家,一定要履行未成年人保護方面的責任。同時也為了提醒相關的政府職能部門,明確執法范圍,不再推諉”。 

此外,苑寧寧還呼吁,由于我國各地發展水平不同,相關政府職能部門的執法方式、執法能力和執法范圍本身就存在差異,向未成年人禁售煙酒法律條文的落地執行,“還需要制定相關的規范性文件、行政法規、部門規章以及地方性立法來進一步細化”。


責任編輯:莫亞奇
相關新聞
福建体彩11选5中奖规则 河南快3在线购买 排列5开奖查询 精准一码发财 股票配资给股 广西快乐十分跨度 九龙网00900精选资料 麻将来了官方下载 棋牌游戏娱乐中心 广东体彩快中彩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比例